解沛基:上善若水止而後定

 

    “年輕的時候總要有幾個榜樣人物作為自己學習的精神力量。”
    “年輕人應該注重精神、道德和品質的培養和成長。”
    “不利於國家利益的事情,堅決不做;有利於國家利益的事情,即使犧牲小我,也要做!”——沛基
 
    “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
出自《尚書》的“止而後定”是已年近九十高齡的解沛基老人常説的一句話。解老一生追求的便是這樣的境界。
艱難困苦玉汝於成
    他的青年時期始終在戰火中飄搖。解沛基在上學時期中國正處於抗日戰爭的嚴峻時期,初二那年抗日戰爭爆發。“為了躲避日本侵略軍,我一邊逃難,一邊讀書。”解老回憶道。
    1941年,解沛基進入國立中正大學土木工程專業學習。土木工程是一門古老的學科,也是一門涵蓋面極廣,對專業知識要求極高的學科。這是一門需要心平氣和和極大的耐心和細心的專業。因為成千上萬的數據和線條要把建築物的每一處結構清楚的反映出來。沒有一個平和的心態,做什麼事情都只是浮在表面上,對任何一幢建築的結構,對要從事的事業便不可能有一個清晰、準確和深刻的認識,這自然是不行的。
    時代把壓榨數十年的苦難和一個民族重振雄風的重擔同時牢牢地粘在他們肩頭,他們沒有任何歇息的藉口,唯有全力邁步向前。為了祖國能夠更加強大,為了人民擁有更舒適的生存環境,那個時代的大學生身懷大志,努力拼搏。他們是艱苦的,但是時代的感召,讓他們將這種艱苦作為錘鍊自己的工具。
“    其實與抗日戰爭的形勢嚴峻相比,我們那個時候學習環境並不艱苦,學校的條件也可以算不錯啦!有圖書館、有金工實習基地、實驗室等都很齊全。校長是著名的生物學家胡先驌,學校彙集了許多全國知名的教授、學者,老師勤懇的教學也激起了學生們學習的激情。那時候的中正大學的生源優秀,學習風氣好。”謝老回憶起當年的情景,臉上總是露出笑容。
    從他淡淡的微笑中能感覺到,那段經歷很苦,但回想起來卻很甜美。
    “當時的學生宿舍很擠,每間房間8至10人,但是沒有電燈,房間裏有很大的書桌,保證每人有固定唸書的座位和放書的抽屜。每到晚上,大家都能很安靜的唸書,有時累了,放下書本出去走走,整個校園十分寧靜。望着學生宿舍的點點燈光,在月光下慢慢散步。”
此時此景,那麼讓人值得回憶。
    謝老對七十年前的事情記憶猶新,讀書時代的老師名字也都能準確地説出。
    “回憶半個多世紀前的學習情況,在抗日戰爭的艱苦歲月裏,艱苦流離而絃歌不輟。在多年的工作中,深感在母校的四年攻讀,獲益匪淺。”這是解老在回憶文章《杏嶺絃歌》中的一段話。
    他常説,年輕的時候總要有幾個榜樣人物的力量來激勵自己。而解沛基的榜樣就是學校裏授課極其認真、為人厚道的教師。其中,為國捐軀的姚顯微教授對他也有重要的影響。
儘管生活條件十分艱苦,解沛基仍然享受着學習的無窮樂趣。每天吃完晚飯,他就來到學校圖書館搶座位看書。整個校園學習的氛圍十分濃厚,圖書館門外常常排起很長的隊伍。
由於刻苦認真的學習,解沛基在大學時期的成績總是保持在班級第一名,並獲得了學校的中正獎學金。
    在學習的後兩年,食堂只提供主食米飯,副食由學生自己解決。解沛基每個週末都會回家,週一從家中帶幾罐鹹菜作為下飯菜。當時的學生大部分家在日寇佔領的淪陷區,經濟來源已經斷絕,就是家在附近的絕大多數經濟也十分困難。於是不得不各自努力,謀求一條生路。為了使自己的生活得到保障,解沛基從三年級下學期開始就利用課餘時間兼職做中學教師或者翻譯英文稿件、創作一些歷史小品向報社投稿賺取生活費。
    1945年1月,日寇進攻,學校遷至寧都長勝墟。“我是從泰和步行到寧都的,距興國不遠時,風雨交加。到興國小停後,口袋裏錢不多,往往一天只能吃一頓飯。以後到了寧都,學校復課,經過幾個月的學習,總算支撐着畢業了。”
    1945年解沛基從國立中正大學畢業後,他繼續留校至1947年5月擔任助教。在任教師期間,他學習在大學期間從其老師那兒學到的方法,在備課時總會看很多的書,找出主要問題,指導他的學生如何提出問題,解決問題。
    為者常成,行者常至,思者常達。那時的艱苦環境磨礪出解沛基堅忍的意志和品性,面對困難,他從沒有輕言退縮。從孤陋寡聞的學生到滿腹才華的學者,那羣在燈下拼命苦讀的年輕人,那羣勤奮好學希望為國家為人民謀利益的青年人, 他們正是江大從開創到現在艱苦卓絕奮鬥精神的傳承者。
傾心教育關懷青年
    解老經歷了中國高等教育的發展過程,對我國的教育事業非常關心。從解放前的大學到新中國剛剛解放過渡時期的大學,再從文革大躍進時期的大學到如今快速發展的綜合性大學。他的身份從一名學生到教師再到一名教育工作者,從中正大學到清華大學的解沛基終身從事教育工作,一生心繫教育。
    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江西對我的影響不僅是幾年的學習,我出生到現在都與江西有着深厚的感情。大學生活,,為我們今後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我對母校的培養充滿了感恩,對曾經的老師充滿了感激。”
    他對過去學習生活的懷念和對母校的深深眷戀之情觸動了我。我想,也許是那段刻苦學習、發奮圖強的大學時光在他與母校之間繫了一個結,並且一系便是一生。風雨同舟,榮辱共進。
    自解沛基任清華大學副校長時及離休之後,他曾經多次回江西,代表清華大學與江西省在教育教學上合作,或參加有關的活動。
    解老對青年一代成長的關懷讓人感動。退休後,他經常向學校的老師詢問學生的學習情況。此外,解沛基每天都會用兩三個小時的時間來閲讀報紙,非常關心國家時事。
    當了解到社會上一些浮躁的行為和網絡上不和諧的現象,解老憂慮地説道,“現在的青年人容易受外界不良風氣的影響,變得浮躁。在大學四年中,不僅要刻苦專研書中的知識,更要將眼光放於社會之中,培養自己具備靈活、創新的頭腦。現在大學生的期望值過高,而真正真正沉下心做準備的不多。年輕人應該到工作需要的地方去。”
    “我希望現在的年輕人擁有幾個榜樣人物,作為自己學習的精神力量。年輕人應該注重精神、道德和品質的培養和成長。”談到對當代青年的期望,解老語重心長地説。
上善若水止而後定
    “知其所止,止於至善,意志才有定力;意志有了定力,然後心才能靜下來;心情安靜,才能安於處境隨遇而安;能夠隨遇而安,然後才能處事精當思慮周詳;能夠思慮周詳,然後才能得到至善的境界。”
    解老為我們認真地解釋出自《尚書》的這句話。
    如今,他仍然恪守着淡泊、樸實的精神。
    總覺得在那個時代成長起來的人們是幸運的。雖然歷經世事變遷和苦難歲月,但他們和那個時代水乳交融,淡泊寧靜、坦蕩樸實的氣質天然而生。
    年近九十高齡的解老保持着積極向上的樂觀心態,並且一直堅持着良好的生活習慣。他對我們開心地説道,“現在主要是養老啦!”。解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直以來,他與夫人相濡以沫,互相幫助,相互支撐。他們辛勤教育出的孩子都早已成才,並在事業上有所成就。   
    對於享受現在的時光,解老有自己十六個字的心得:心情平和,調節飲食,適當運動,充分休息。每一天他都會做兩小時的運動,鍛鍊身體。合理安排自己的飲食。此外,為了保持清晰的思維,他每天都會堅持做數學題,訓練大腦。每天三小時閲讀報紙和書刊也是解老一直堅持的習慣。由於視力不好,每一次閲讀時解老總是拿着放大鏡。當他關注到社會上一些不和諧的現象時,他堅定地説道,“我們不僅要看到問題,也要有信心去解決!並且要維護和諧!”;“不利於國家利益的事情,堅決不做;有利於國家利益的事情,即使犧牲小我,也要做!”。
    《老子》有言,“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解老的一生淡泊名利,待人善於真誠、友愛。他也恪守着自己喜歡的那句名言:止而後定。
 
【新世代】
    每一次去看望謝老時,總覺得他頭上的白髮又多了些。
    我習慣稱呼他們夫婦兩解老師和左老師。去看望他們時,兩位老人總是會與我聊很多。解老師喜歡和我講一些人生的道理,左老師則喜歡聊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比如她會拿出家裏的相冊,分享家庭的温情。
    和他們夫婦兩成為朋友,真的覺得很舒心,很温暖。和兩位八十多歲的老人聊天時,總能給我一些勇氣和力量。得知我即將離開北京,昨晚謝老師一家特地請我一起吃飯,他們的盛情邀請讓我感動不已。
    那張全聚德2014年的賀卡我一定會存好,四年之後我會再來這看看。謝老緊握着我的手説,“小孫,今天就算為你離開的送行啦!”淚水不經意間滑落。
    2010年的8月第一次去清華園採訪原清華大學副校長解沛基。明天再一次去解老的家,把稿件給他親自修改。
   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前半生都在戰火中飄搖;如今終可安享萬年,希望解老身體安康!“知其所止,止於至善,意志才有定力;意志有了定力,然後心才能靜下來;心情安靜,才能安於處境隨遇而安;能夠隨遇而安,然後才能處事精當思慮周詳;能夠思慮周詳,才能得到至善的境界。”解老為我們認真地解釋出自《尚書》的這句話。受益良多。
     希望兩位老人長壽,健康。再到北京時,我一定再去看望二老。